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历史轶事 > 正文

    怀旧不是因为曾经有多好,而是回不去了

    信息发布者:蔡静君
    2019-06-11 18:17:53    来源:罗西

    (青春就是一座跨海大桥)


    骊歌响起,怀旧的本质是怀念青春,“同学”的同义词是“青春”。

    即便怀旧是一种病,我还是想嗅嗅栀子花开的味道……

     

    怀旧不是因为曾经有多好,而是回不去了

                 罗西

     

    六月最适合怀旧,因为栀子花开,因为凤凰花开,因为合欢树花开,因为骊歌响起,因为朴树的“生如夏花”……

    怀旧比憧憬多的时候、看开比看上多的时候,就是现在的我。


    才貌双全、小说散文俱佳的林那北(北北)小姐在几次聚会上说:

    之所以想聚,多是因为这些老友可唤醒青春时的记忆与自己,怀旧啊。

    不久前,我去平潭岛看海,在海边所有的人都变得孩子气,还遇上大约二十五年前我与林那北在闽江大学讲座时认识的一位学生干部、读者,记得讲座的主题是“青春·恋爱”,其实就是即兴回答学生的各种提问。这位当年的大学生现在也是一名地方干部了,都人到中年了,时间真的如潮水。


    到了我这个年龄,社交、应酬一般不是为了结交高攀什么,更多的是叙旧、怀旧,是想唤醒、重温曾经的青春年少,是缅怀年轻。

    所以,当你看见公园里的阿姨装嫩在跳绳、围一圈“丢手绢”什么的,不要嘲笑,他们只是在回忆。

    所以,年轻的时候要多交朋友,年纪大了就不会太冷清。


    (1988年春天,后排右一、手插口袋里的是罗西)


    暑假里,很多人在搞同学聚会,四面八方地回到母校,以致意我们浩荡而去的青春、远山近水的友谊。

    怀旧的本质还是怀念青春。

    仿佛就在昨天,你我初见就是五湖四海,然后,仿佛挥手间又各奔东西。

    我们本都是赶路的孩子,形单影只,因为天赐机缘,我们居然一起坐下来,在同一间教室在同一座灰砖宿舍楼里,确认眼神,交换惊喜……

    那些琐碎的光与光阴,那些美好的笑和笑容,那些踏踏实实那些汤汤水水那些推推搡搡那些搂搂抱抱……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就是同学情感、同窗记忆。

    “同学”两个字与“青春”两个字是同义词,或者说是一片叶子的两面。

    有天中午,我又回到母校福建师大,坐在老图书馆前的一张椅子上,看那排棕榈树,高了,瘦了。隔壁那栋地理楼的圆柱,也没有过去粗壮,我再闻不到逝去的青春味道、你的味道,有些想念同校之间我们也写信以及撕开信封时的声音随即闻到的那纸香、每个字的气味……

    曾经我们晴朗聚集又澎湃出发,后来我们四面八方又七零八落地各自回来看看,再回首再聚首次数不多,心中回荡的除了骊歌,还是骊歌,只是在关键的时候,我们更愿意在感情的那杯酒前载歌载舞然后热泪盈眶。

    短暂的聚首,往往是为了不辜负一个长长的阔别!


    (像是前世今生的青春)


    青春记忆,总是自带光环、自带喜感。

    大学时代,穷,好肉,爱耍小聪明,每次去食堂买菜都活学活用自己的专业课——心理学,比如找个长得难看的女师傅打菜,一般其心慈手软;比如拿个特大的海碗去接菜,每每打菜的女师傅打一勺红烧肉狠狠倒扣到我碗里,她总会迟疑了一下,然后觉得内疚,对不住我,因为碗太大,一勺肉下去,反差大,感觉给少了,实在看不下去,又赶紧补了半勺……


    那时喜欢穿海军衫,喜欢夜里兜售我们南方诗社办的《南风》诗报等,每次轻叩女生宿舍的门,里面的人应声未落我就与时俱进地推门进去,然后喧宾夺主搬张椅子坐下,给她们洗脑:“听说98%的北大女生都喜欢诗……”

    然后她们就自觉地掏钱买我的诗歌报,因为谁也不愿意当那没情调老土的2%


    我最受不了的是不爱,不自由,和缺钱。

    以上这句话,是我1988年大学毕业时候写下的。

    那时候,我就开始新潮至今。

    哈哈,这颗保持“年轻态”的心,无人匹敌。 


    (我30多本个人专集里的第2本,大学时的女神丁翔同学编辑的)


    20多年后,大学同学丁翔女士写了一段文字表扬我,我无耻地认为,女生比男生更会看对一个人,哈哈!


    选摘如下:

    罗西,我的大学同学。记得罗西的第一本书《爱江山更爱美人》由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版,他的第二本书《看着我别走》是1999年我在福建人民出版社时给他编辑出版的,彼时,他号称全国五大美文王子之一(当时这套美文丛书作者还有著名的周德东、洪烛、麦琪等)。

    时至今日,罗西应该已有30多部图书结集出版,可谓硕果累累……

    罗西的文字以酷炫、大胆、性感而著称,观点新潮、幽默,加上他心理学的专业背景,他的文字总能深入读者的心灵世界,产生共鸣,并让人忍俊不禁,阅读轻松,充满快感。

    早年我们大学时代,那是诗歌很拉风的时期,20岁左右的罗西是“南方诗社”的副主编,擅长写朦胧诗,经常美哭同学们。

    记得大学毕业留言簿上罗西给我的文字是:

    “只要你动人地走着,每一个路口都会有美丽的情节在等你……”

    如此鼓励的文字让青春的我小陶醉了一会儿……

     

    (母校福建师大的一角)


    在西方一度有人把怀旧定义为一种病。

    后来,怀旧的人多了,就不是病了,而是一种拯救式的感情,对过去的感情,对青春的感情……也是对自己的感情。


    突然想到梁山伯与祝英台,他们的一生只有同窗关系,那么浪漫古典的同学关系。

    据说他们每晚同床的时候,中间放一盆水,井水不犯河水……

    我很喜欢这个隐喻式的同学关系,仿佛两小无猜却又多了一点相见恨晚,剩下的是后悔与珍惜,这是同学的美学,也是同学的价值,有一种情感就是这样的:

    用长长的离别来互相珍重、回首一笑。


    人多的时候,我逃避,一个人的时候,我怀念,比如一而再写那段岁月,那些光荣与哀愁。

    怀旧,不是因为曾经有多好,而是回不去了。


    近日,网友上传了一段“小朋友毕业季”的视频:

    一小朋友因即将从幼儿园毕业,舍不得老师,和同学一起大哭,并说:

    “我不能像以前一样快乐了”。

    哈哈!我是看到“以前”两个字就泪了。


    1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网友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省市之家COIM.CN,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由省市之家注册用户发表,不代表省市之家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